欢迎光临股票配资门户网www.091588.net
返回列表
您当前的位置:股票配资门户网www.091588.net > 股票配资门户网www.091588.net >
任正非主持 巴曙松受邀参加华为高层专题研讨会
发表于:2020-05-14 00:28 分享至:

免责声明:自媒体综合提供的内容均源自自媒体,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并获许可。文章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新浪立场。若内容涉及投资建议,仅供参考勿作为投资依据。投资有风险,入市需谨慎。

北京大学汇丰金融研究院执行院长、中国银行业协会首席经济学家、中国宏观经济学会副会长巴曙松教授应华为总部邀请,参加华为高层关于“疫情对全球及美国经济影响”专题研讨会并进行主题演讲,华为创始人兼总裁任正非先生主持会议并参与互动讨论。巴曙松教授就未来2-3年世界形势和美国发展变化进行了展望,多维度阐述了疫情对全球经济金融环境的影响,并从经济、国际经贸关系、金融市场等角度对美国发展提出了十大判断。

  第一,全球经济的运行范式可能在发生根本变化,安全目标的重要性提升,并在特定领域超越经济利益成为资源配置的首要原则。巴曙松教授提出,疫情之后思考全球经济运行范式的基本出发点应当相应做出调整,要认识到国家资本主义的回归和政府权力的上升,看到强调价值观和新型规则的分工协作下全球化的修正,重视科技作为未来增长主动权和国家安全的关键要素。

  未来2-3年的美国:十大判断

  研讨会上,巴曙松教授就《新冠疫情带来的冲击评估与变化展望:从全球到美国》进行主题演讲。牛播坤、白海峰、周冠南等课题组成员一起参与了会议。在接到华为集团的邀请后,巴曙松教授高度重视,专门组织了精干的研究小组从事专题研究,由牛播坤、白海峰和周冠南参与,分头梳理相关资料,参与研究报告的讨论与起草,为巴曙松教授的专题讲授提供了高效率的专业支持。

  研讨会最后,任正非先生与华为管理层就疫情对美国经济的走势评估,美国政策选择方向,美元、美股、美债和疫情影响等市场风险点等问题,与巴曙松教授展开了交流讨论。

  第五,大国竞争给世界格局和国际治理带来较大不确定性。巴曙松教授提示关注世界格局的三大变化:欧洲碎片化凸显,且受到债务问题困扰;双赤字大国的不稳定性上升;全球治理框架萎缩。

  巴曙松教授:北京大学汇丰金融研究院执行院长、中国银行业协会首席经济学家、中国宏观经济学会副会长

  第七,疫情加速经济体系的数字化、智能化转型。应对疫情过程中各国对医药生物科技的巨大投入酝酿着未来生物技术的革命性突破,同时疫情将加速传统行业的数字化转型,云办公、云课堂、云游戏、云商贸、云签约等新需求爆发在倒逼产业升级,互联网应用在欧美的扩张也将提速进行,巴曙松教授指出,疫情会永久改变人类的某些认知和行为习惯,迫使人类更加适应新技术,加快拥抱互联网和科技的步伐。

  第九,美国的债务问题并不比其他发达国家突出,但经济金融化的隐忧进一步强化。债务增长虽然避免了全球金融体系的全面崩盘,但其代价是贫富分化的进一步加剧、产出水平的下降以及对债务的更深依赖、资产泡沫与越来越频繁的金融危机。

  第二,美国全球领导力虽然有所衰落,但目前还并不存在明显的替代力量,美元的地位依旧稳固。特别是疫情危机中,美联储通过美元互换为国际金融市场提供流动性,进一步巩固了美元国际货币的低位。

责任编辑:张国帅

  巴曙松教授首先就未来2-3年世界形势进行展望,从多个维度阐述了疫情对全球经济金融环境的影响。

  第五,未来美国很可能启动基础设施投资。考虑到美国经济受疫情影响较大,未来疫情得到控制之后,居民消费的提振需要企业信心大幅增强并增加雇佣才能实现,因此,快速提振美国经济或需政府加大基建投资刺激。

  第三,全球主要央行无限量宽松货币政策下,通胀隐忧进一步加剧。疫情发生之前逆全球化本身就是通胀过程,而流动性泛滥环境下,疫情及气候变化等未知的潜在冲击一旦进一步打击供给,则很可能引发连锁反应,引发滞胀。

  来源:北大汇丰金融研究院 

  编者按

  第四,白人的盎格鲁-撒克逊的新教徒(WASP)仍然是美国上流社会及整个社会的主流价值观,政治上没有大幅转向左派的迹象。

  第四,要有底线思维,需要展望全球经济最糟糕的可能情景,可能是低增长与债务危机伴生。目前看来,疫情至少要持续到2020年年末,并不排除二次爆发的可能,全球经济或呈现W型或L型的缓慢复苏,双赤字国家和边缘发达国家在美元荒下成为全球经济的脆弱环节,需要警惕新兴市场和欧洲国家的债务危机可能发生的共振。

  第三,未来三年左右,美国将继续推行去中国化的对华战略,且这个过程可能会进一步加速。同时,美国及盟友很可能对下一代关键技术增加投入,并协同盟友试图重新拉开与中国的科技差距,包括人工智能,航天、生物技术及量子计算等。

  第七,从长远来看,美国会找到一种新的实用主义和保护性的国际主义。美国未来两年将在经济恢复过程中加大争夺核心地区的力度,如拉美、南亚等地区的利益。

  2020年5月11日下午,巴曙松教授应华为总部邀请,参加华为高层关于“疫情对全球及美国经济影响”专题研讨会,华为创始人兼总裁任正非先生主持会议并参与互动讨论。

  第二,全球产业链将面临重构,并且遵循回归、区域深化和分散化的特点。疫情冲击使得当前全球供应链、产业链分工体系的尾部风险暴露,过去由西方发达国家跨国企业主导的全球价值链会在未来若干年中发生规模缩减、范围缩小和形式变化,具体体现为关键行业回归本土化,区域合作深化并从离岸生产转向近岸、在岸生产,分散化以增强产业链的抗风险能力。但同时,跨国公司靠近市场、就地生产的布局依然会起到锚定作用。

  第十,公司债是美国当前金融体系中最为脆弱的风险环节。疫情和油价冲击使得美国消费零售业、服务业和能源业的违约风险显著提升,而信用利差和违约率的抬升往往伴随着经济下行和失业率的抬升。

  第六,美国贫富差距带来的极化和社会撕裂短期内难以化解。疫情期间,美国再次推出无上限的货币宽松,目前美联储已经扩表40%,美股到2020年5月基本收复失地,其结果可能进一步恶化美国的贫富差距和阶级对立与撕裂。

  第一,美国“制造业回流”政策,正在带动美国制造业优势重回上升通道,并有望逐步发生逆转。2019年的数据显示,受贸易摩擦影响,美国的制造业趋势正在发生重大逆转,其中最为明显的趋势是美国制造业在撤出以中国为代表的亚洲低成本国家或地区。

  巴曙松教授紧接着对未来2-3年美国发展变化进行展望,并从经济、国际经贸关系、金融市场等角度提出十大判断。

  第八,美国长达十一年的牛市结束,股市进入调整与振荡期。当前美国股市缺乏回到2020年2月高点的企业盈利能力的支撑,3月美元流动性危机后美联储开启大规模资产购买,推动美国股市4月重回技术性牛市,但是对于实体经济来说,基本面恶化的过程还在量变阶段,并未充分反映到资产估值上。

  第六,中美提前进入博弈常态化阶段。当前中美对立已从政府走向民间层面,而疫情的继续深化使得中美出现经济和心理的双重脱钩,2020年内由于是美国大选年,更需要关注特朗普以中美关系为赌注,剑走偏锋。

  未来2-3年的世界:动荡中的展望